<output id="kii7p"></output>
<sub id="kii7p"><output id="kii7p"></output></sub>
<acronym id="kii7p"><li id="kii7p"></li></acronym>

<delect id="kii7p"></delect>
  • 離婚后夫妻一方主張另一方在婚姻關系期間向第三者贈與的財產是否全部返還?

    夫妻一方婚內與第三者同居,并擅自以夫妻共同財產贈與的行為既違背公序良俗,也屬于無權處分,第三人者因此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

    焦點問題:
    1、給付的財產能否認定為贈與?
    2、第三者抗辯部分給付的財產存在折舊等損耗時,主張減除折舊費用能否得到支持?
    3、第三者抗辯夫妻在離婚時原告已取得對價補償,并主張原告喪失了要求返還財產的基礎是否應當得到支持?
    4、為第三者買房時代付房款,事后雙方又協議為“借名買房”,是否得到支持?

    ▌原告起訴

    小默向一審法院提出訴訟請求:

    1.要求小加返還無錫市雙鶴別苑5-405號房屋;如果法院認為贈與的是購房款項,則要求小加返還購房款150萬元、大修理基金7830元、物業費3194.94元、契稅13225.8元;

    2.要求小加返還裝修款23萬元、家具家電購置款62355.94元;如果法院認為應當實物返還家具家電的,則要求返還蘇泊爾炒鍋不粘鍋1套、張小泉刀具1套、現代靠背高腳吧凳2個、實木角幾邊幾小茶幾1套、1.8米歐式實木床和1.8米床墊1套、1.5米實木床和1.5米夢神床墊1套、三人位客廳沙發1套、象印電飯煲1個、夏普45寸電視機1臺、夏普60寸電視機1臺、電視柜茶幾組合1套、西門子滾筒洗衣機1臺、西門子冰箱1臺、松下微波爐1個;

    3.要求小加返還現金780754.76元;

    4.本案訴訟費由小加、小謀承擔。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

    2009年6月10日,小默與小謀登記結婚。2017年5月20日左右,小謀與小加(當時為已婚,后于2018年2月5日離婚)開始交往,后開始同居,于2019年上半年分手。小默獲知小謀與小加之間的不正當關系后,與小謀于2019年2月14日登記離婚,雙方約定小默分得5套房屋及1輛汽車,小謀分得2家公司的資產及1輛汽車。2019年9月17日,小默與小謀重新登記結婚。后小默發現小謀在與小加交往期間向小加贈與了大量財產,遂提起本案訴訟。

    一審中,小默主張小謀以夫妻共同財產向小加贈與了下列財產:

    1.雙鶴別苑5-405號房屋。2018年2月6日,小謀以小加的名義與無錫良辰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良辰公司)簽訂了商品房認購協議書,約定由小加認購雙鶴別苑2幢5單元405室房屋,總房款為1388709元,良辰公司銷售代表的簽名為小佩,小謀代簽了小加的名字,落款日期為2017年4月4日。2018年3月29日,小加與良辰公司簽訂了商品房買賣合同(現售),約定由小加購買雙鶴別苑2幢5單元405室房屋,總價款為1388709元,良辰公司于2018年5月31日前交付房屋。小謀向良辰公司支付了購房款1388709元,還向小佩佩轉賬111291元,備注為“購買雙鶴別苑2幢5單元405室房屋差價”,良辰公司向小加開具了金額為1388709元增值稅普通發票。現該房屋已登記于小加名下,不動產權證書由小加持有。小謀主張:當時其受到限購政策的影響,無法以自己的名義購房,故借用小加的名義購買該房屋,雙方溝通分手費時小加承認是借她的名義買房,在小加擬訂的協議書上也寫明是借她的名義買房;當時其與銷售人員小佩佩談好實際房價為1500000元,發票金額為1388709元,剩余111291元是差價,當時倒簽商品房認購協議書是良辰公司為了反映截留部分購房款作為小金庫的合理性。小謀提交了雙方微信聊天記錄,其中2020年11月12日,小加稱:“你搞清楚了,我從來沒問你要過什么80萬不80萬的,然后你是在無錫用了我的名額,你知道嗎?我在無錫現在是買不了房,你搞清楚了?!?span style="color: #ff9900;">2020年11月29日,小加向小謀發送了協議書,載明:由甲方(即小謀)出資、以乙方(即小加)名義購買了位于無錫市××,該房屋現登記在乙方名下,甲方及其家庭為回報乙方,向乙方支付借名購房(含購房資格占用補償、購房及過戶勞務費等)和房屋升值的合理酬勞,特此立約;本協議生效后,乙方將上述房屋無償轉讓至丙方(即小謀的女兒)名下,甲方在本協議簽訂前一次性向乙方支付800000元,作為使用乙方名義購房的補償、購房及過戶的勞務費以及購房后房屋增值部分的回報,乙方收到前述款項后,本協議正式生效。小加表示:當時其還未離婚,小謀讓其凈身出戶和他在一起,并承諾給其買一套房屋作為離婚補償,應當認定小謀向其贈與資金用于買房;購房款為1388709元,不存在差價,該款明顯不符常理,且銷售人員為小佩,而非小佩佩,即使該款與購房有關,也不應認定為必要支出;其在微信中只是稱購房使用了其名額,而不是說小謀借其名義買房;協議書是雙方發生矛盾后協商處理房屋形成的草案,因為小謀認為其索要分手費,但法律上沒有分手費的依據,寫借名買房的補償款800000元是為了給分手費一個法律上的理由,不能反推當時小謀借其名義買房。一審法院認為:小謀主張其借小加的名義買房,但未舉證證明雙方在購房時已達成了借名買房的意思合意,雖然二人在協商分手善后事宜時提及借名買房,尚不足以證明存在借名買房的事實,且雙方之間構成借名買房關系也不符常理,故一審法院不予采納。小加系該房屋的購買人,已取得所有權登記,且持有不動產權證書,小謀僅是支付購房款,并非將自己名下的房屋直接過戶給小加,故該房屋的所有權應當認定為歸小加所有,小默主張小謀贈與房屋給小加于法無據,一審法院不予采信,應當認定小謀支付的購房款屬于對小加的贈與。因合同及發票均載明購房款金額為1388709元,小謀另行支行的差價并無合理合法的依據,不應認定為購房款,故一審法院認定購房款為1388709元。

    2.房屋契稅13225.8元、大修理基金7830.9元。小謀、小加對該款均無異議,一審法院認定該款屬于小謀對小加的贈與。

    3.物業管理費3194.94元。小謀、小加對該款均無異議,但該款系小謀為雙方共同接受物業服務而支出,且已直接支付給了物業服務企業,故不應認定為小謀對小加的贈與。

    4.裝修費用230000元。小謀、小加均無異議,一審法院認定該款屬于小謀對小加的贈與。小加認為應當考慮裝修折舊,要求按照150000元返還。

    5.蘇泊爾炒鍋不粘鍋1套、張小泉刀具1套、現代靠背高腳吧凳2個、實木角幾邊幾小茶幾1套、1.8米歐式實木床和1.8米床墊1套、1.5米實木床和1.5米夢神床墊1套、三人位客廳沙發1套、象印電飯煲1個、夏普45寸電視機1臺、夏普60寸電視機1臺、電視柜茶幾組合1套、西門子滾筒洗衣機1臺、西門子冰箱1臺、松下微波爐1個,上述家具家電的購置價款合計62355.94元。小謀、小加均無異議,一審法院認定上述家具家電屬于小謀對小加的贈與。小默要求返還購置價款,而小加同意返還實物。

    6.租金25600元。小加向高開忠租賃房屋居住,約定租期自2017年6月1日至2018年5月31日,租金為3200元/月,后小謀直接支付了自2017年12月起的8個月租金,合計25600元。小加表示:其租房是為了與小謀一起住,小謀支付了半年租金;租期屆滿后其就回長沙了,不清楚小謀支付此后租金的情況;但其東西還在租賃房屋內,直至購買房屋裝修好后才搬遷。小謀表示:當時其認識了小加,給小加重新找了一套房屋居住,并支付了租金,租期屆滿后因購買的房屋未裝修好,就繼續租了2個月;租期屆滿后小加確實回湖南老家了,但她的東西還在租賃房屋內,直至購買房屋裝修好后才搬遷。一審法院認為,該款系小謀為雙方共同生活而支出,且已直接支付給出租人,不應認定為對小加的贈與。

    7.白天鵝絨水貂大衣1件,購置價款為10500元。小謀表示,其與小加路過海寧時購買了大衣送給小加。小加表示未收到該大衣。因小默、小謀未能舉證證明小謀向小加交付了該大衣,故一審法院對該贈與事實不予認定。

    8.旅游費用39181元。小謀、小加對金額無異議。但小加認為該款系其與小謀共同的消費支出,不屬于贈與。小謀表示由法院依法認定。一審法院認為,該款系小謀為雙方共同消費而支出,且已直接支付給商戶,不應認定為對小加的贈與。

    9.2017年11月18日微信轉賬5筆10000元,合計50000元。小加主張,當時小謀使用其微信先向自己轉賬50000元,再轉回給其。小加提交了其建設銀行賬戶的交易明細,顯示2017年11月18日發生了5筆微信轉賬,每筆10000元,摘要均為消費,但未顯示交易對象。小謀表示,其未收到小加微信轉賬的50000元。小加申請一審法院調取了其微信賬戶自2017年1月1日至2018年7月1日的交易明細,經查,2017年11月18日,小謀向小加轉賬5筆10000元及1筆5000元,合計55000元,但沒有小加向小謀轉賬的記錄。一審法院當庭檢查了小謀手機內的微信賬戶交易明細,也未發現當天小加向小謀轉賬的記錄。一審法院認為,因小加未能舉證證明小謀向其轉賬的50000元系從其微信賬戶轉賬給小謀的,故該款應認定為小謀對小加的贈與。

    10.2017年12月29日銀行轉賬給熊白連20000元,備注為“小加借款”;2018年1月12日轉賬給熊白連5000元,備注為“小加借款2”。小加主張,當時其親戚熊白連向其借款,其沒錢,小謀得知后主動借給熊白連,該款系小謀借給熊白連的,要求另案處理。小加提交了熊白連于2021年8月4日補寫的借條。小謀表示,當時熊白連向小加借款,其與小加關系好就替小加借錢給熊白連,其想法是把這筆錢送給小加,沒想讓小加返還。一審法院認為,因小加否認該款為贈與財產,且小謀備注為借款,故該款認定為借款為宜。

    11.2018年2月14日銀行轉賬20000元,備注為“過年了”。小加主張,其于2018年初入職小謀經營的公司,該款系過節費,不屬于贈與財產。小謀主張該款系贈與財產。一審法院認為,根據小謀與小加之間的關系及轉賬的時間判斷,該款應認定為小謀對小加的贈與。

    12.2019年9月20日銀行轉賬50000元,備注為“借款給小加”。小加認為該款系借款,要求另案處理。小謀確認該款為借款,并提交了小加于2019年9月13日出具的借條。一審法院認為,小謀與小加就借貸關系已達成了合意,該款應認定為借款。

    13.其他銀行轉賬160473.76元。小謀、小加均無異議,一審法院認定該款屬于小謀對小加的贈與。

    14.購車款400000元。小謀于2018年4月28日13時30分至42分從工商銀行取款400000元,后小加于當天14時06分在建設銀行無錫沁園支行存入了400000元。小謀主張,當時小加要購車,讓其出資400000元,怕分手后說不清,就讓其取了現金交給她,當時其拍攝了照片。小謀提交了2018年4月28日拍攝的照片,顯示小加坐在汽車駕駛位從銀行提供的藍色手提袋中拿出一捆現金(用紙帶捆成數沓,再用棉繩捆成一捆),以及在銀行柜臺上辦理業務。小加表示:2018年4月28日,其確實向銀行存入400000元用于購車,但其未拿到小謀交付的400000元,而是幾天前向朋友陳某借了350000元,自己身邊還有幾萬元現金;陳某是做小貸生意的,他從家里拿了現金交付的,當時說好有錢就還,沒有說利息,就請他吃飯喝酒;其已用現金陸續償還,于2020年上半年還清。小加申請陳某出庭作證,陳某陳述:小加是其女朋友陳燕的閨蜜,其于2017年夏天認識小加;2018年4月,小加稱買車缺點錢,她知道其是做資金生意的,遂向其借款350000元左右;其從家里拿了現金,在家門口交付給小加,約定年息2分,當時沒寫借條,因為350000元對其來講不是很大的金額,當時其家里有三五百萬元現金,且平時一起玩,比較相信她,但借錢給其他人會要求寫借條;后來小加分三四次陸續用現金還給其,少則三五萬元,多則十幾萬元,其未寫收條,已于2020年上半年還清本金,沒算利息;其放貸的資金是從草根P2P平臺融資面來,其借給小加的錢是放貸賺的錢,當時用橡皮筋捆扎好,裝在黑色塑料袋中;其不清楚小加后來是否把錢存入銀行,是否用于購車,買的什么車,因為她2018年下半年就回湖南老家了,直至2019年回無錫才陸續還款。經質證,小默認為:證人自稱是專業的放貸人,且放貸給其他人均會要求寫借條,而證人在對小加根本不了解的情況下出借350000元不要求寫借條,違反常理;證人稱家中常備幾百萬元現金也不符合實際,即使是放貸人、小貸公司也不可能放置巨額現金;證人出借的款項及小加歸還的款項均沒有具體金額,且小加陳述雙方沒有約定利息,證人陳述雙方約定年息2分,存在矛盾;證人陳述交付的現金是用橡皮筋捆扎的,與照片中顯示的用銀行封條捆扎存在矛盾;小謀取款的時間與小加存款的時間可以匹配,照片上顯示裝現金的袋子是銀行給了袋子,可以證明小加拿的錢是小謀給的;綜上,證人證言是虛假的,具體金額、資金來源、給付方式均與常理不符。小加認為:證人陳述的借款事實與其陳述基本一致;借款時其提出過要給利息,但后來確實沒收利息,故其陳述沒有利息。小謀認為:證人證言都是口頭陳述,沒有證據佐證;正常的借貸關系中,350000元是一筆不小的金額,證人是專業放貸人,通過小姐妹介紹認識小加,沒有寫借條及對利息約定,且不能明確借款金額、時間及歸還金額、時間,不符合常理;小加存入銀行的錢是用工商銀行的袋子裝的,與證人陳述的黑色袋子不符;其從工商銀行中橋支行取完錢后開車到建設銀行沁園支行由小加存入銀行賬戶,從取款到存款算上中間開車的時間基本能匹配起來。一審法院認為:2018年4月28日,小謀取款金額與小加存款金額一致,從小謀取款到小加存款相隔時間較短,與兩家銀行之間的行車時間基本相當,且照片顯示當時小加在車中從銀行提供的手提袋中拿出捆扎好的現金,也可以表明現金來源于銀行取款;而陳某陳述出借350000元現金給小加,并無其他證據予以佐證,證言存在諸多不符常理之處,且陳述交付現金給小加時用橡皮筋捆扎,用黑色塑料袋包裝,與照片不一致,即使陳某借款給小加屬實,也沒有證據證明小加存入銀行的400000元中包含陳某出借的款項。綜合分析雙方提交的證據,小謀取款400000元后交給小加存入銀行的可能性較大,后小加用該款購車,故一審法院認定該款屬于小謀對小加的贈與。

    ▌一審法院認為:

    違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為無效,行為人因該行為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本案中,小謀在與小默夫妻關系存續期間,與小加婚外同居,并擅自以夫妻共同財產向小加贈與大額財產,既違背了公序良俗,也屬于無權處分行為,故應當認定小謀向小加贈與財產的行為無效,小加因此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小加認為小謀與小默離婚時已經作出了傾斜于小默的財產分割,小默離婚時已取得了對價補償,同時也喪失了要求其返還財產的基礎,但未舉證證明小默在離婚時已明知小謀對小加贈與了大額財產,故不能認定小默與小謀離婚時已就全部夫妻共同財產分割完畢,小默對未分割的夫妻共同財產仍享有權利。根據前述查明的事實,小謀向小加贈與的財產為購房款1388709元、房屋契稅13225.8元、大修理基金7830.9元、裝修費用230000元、銀行轉賬230473.76元、購車款400000元及家具家電,現小加應當予以返還。小加認為裝修費用應當考慮裝修折舊,要求按照150000元返還,于法無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小默要求小加返還家具家電的購置價款,但小謀贈與的是實物而非購置款,故一審法院也不予支持。鑒于小謀同意由小加將贈與財產全部返還給小默,故小加應當向小默返還2270239.46元及家具家電。小默超出部分的訴訟請求,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一審法院判決:

    一、小加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向小默返還2270239.46元;

    二、小加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向小默返還蘇泊爾炒鍋不粘鍋1套、張小泉刀具1套、現代靠背高腳吧凳2個、實木角幾邊幾小茶幾1套、1.8米歐式實木床和1.8米床墊1套、1.5米實木床和1.5米夢神床墊1套、三人位客廳沙發1套、象印電飯煲1個、夏普45寸電視機1臺、夏普60寸電視機1臺、電視柜茶幾組合1套、西門子滾筒洗衣機1臺、西門子冰箱1臺、松下微波爐1個;

    三、駁回小默的其他訴訟請求。

     

    一審判決后,小加不服上訴到二審法院。

    小加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其向小默返還1790239.46元;二審訴訟費由小默承擔。事實與理由:

    一、一審認定其應向小默返還裝修款23萬元錯誤。

    1.案涉房屋裝修使用近3年,故應當以折舊值返還。

    2.房屋裝修后并非由其一人居住,大部分時間小謀也居住,兩人出現矛盾后其離開無錫,是小謀經常居住。故房屋裝修貶值應由小加、小謀共同承擔。

    3.小謀所支付裝修費,很多并無協議與發票印證,真實性存疑,但其本著解決糾紛態度予以認可。本案根源是小謀欺瞞其已婚事實,小謀存在重大過錯。小謀、小默復婚,若要求其全額返還該裝修款,小謀無疑將從中獲利,不符合司法本意。從公平角度而言,該裝修費也不應當由其全額返還。

    二、購車款40萬元非小謀贈與其。

    1.根據“誰主張誰舉證”規則,小默主張小謀向其贈與購車款40萬,小默提交證據并不足以證明該主張。

    2.存入銀行40萬購車款為自有資金5萬元及向證人陳某借款35萬元左右組成,可以印證購車款并非為小謀贈與。

    3.時間上的巧合并不能說明小謀取出40萬,為其存入銀行的40萬購車款。該巧合純粹是因為小謀當天要去銀行辦事,而其正好去銀行存款,就同小謀去辦理。因此,不能斷然認定存入40萬元為小謀的取款。

    綜上,請求二審法院支持其上訴請求。

    小默辯稱:一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小謀:認可一審判決。

    ▌二審法院認為:

    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

    一、關于裝修款23萬元。本案為贈與合同糾紛,小謀在婚姻存續期間,未經配偶小默同意將夫妻共同財產23萬元為小加名下房屋進行裝修。故一審法院認定應該將該款項予以返回并無不當,如果按照小加理由,所購房屋增值部分小加也應當返回小默,對小加更加不利。

    二、關于購車款40萬元。鑒于當時小加、小謀的特殊關系,同日相差不到一小時內,小謀在工商銀行取款40萬元,小加在建設銀行無錫沁園支行存入了40萬元。該款項為同一筆款項具有高度蓋然性。據此,一審法院判決并無不當。

    ▌二審法院判決: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0)
    楊杭州律師楊杭州律師管理團隊
    上一篇 2023年3月29日
    下一篇 2023年9月3日

    相關推薦

    發表回復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欧美Av国产Av亚洲Av_欧美伦费影视在线观看_中国黄色一级a毛片不卡_精品午夜国产视频
    <output id="kii7p"></output>
    <sub id="kii7p"><output id="kii7p"></output></sub>
    <acronym id="kii7p"><li id="kii7p"></li></acronym>

    <delect id="kii7p"></delect>